w66代理伊拉克“逐客令”恐难如愿

伊拉克“逐客令”恐难如愿

1月14日,w66代理据外媒报道,美国拟削减对伊拉克的军事援助,以回应伊拉克的驱逐决定。此前,美军袭击伊拉克巴格达国际机场,“斩首”伊朗“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伊拉克什叶派民兵武装“人民动员组织”副指挥官阿布·迈赫迪·穆汉迪斯同时遇袭身亡。随后,伊拉克议会通过决议,要求结束外国军队在伊拉克的军事存在,并要求外长向联合国和安理会控诉美国严重侵犯伊拉克主权与安全的行为。

伊拉克下达“逐客令”的深层动机,是希望避免本国成为他国博弈的战场。毕竟,自美国指责伊朗支持的民兵武装打死美国承包商以来,美伊间的相互报复都发生在伊拉克,其未来的冲突也将殃及该国。

有分析认为,美国在伊拉克实施“斩首”行动,主要考虑是阻止沙特和伊朗通过伊拉克这一“中间人”改善关系。自去年9月起,沙特和伊朗通过伊拉克就缓和关系展开对话。1月5日,伊拉克总理阿卜杜勒-迈赫迪承认,自己是沙特和伊朗对话的“中间人”,苏莱曼尼赴伊拉克是为传达伊朗给沙特的回信。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利用沙特等地区国家遏制伊朗,并利用地区国家间的紧张关系大发军火财。如果沙特与伊朗关系走向缓和,美国在中东的利益将受损。而美国的“斩首”行动可使两国的对话中断,阻止两国缓和关系。

此外,美国的“斩首”行动通过打击“人民动员组织”,打击了伊拉克什叶派中的亲伊朗力量。2003年美国推翻萨达姆政权后,什叶派主导伊拉克政府,曾流亡伊朗多年的马利基担任首任总理。伊拉克政府在艰难地维系国家统一和稳定的过程中,寻求外部帮助,与伊朗的关系不断加深。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后,“伊斯兰国”等恐怖组织坐大,伊拉克深受其害,在伊朗的支持下,“人民动员组织”等反恐力量得以壮大。2014年,美军在离开伊拉克3年后,重回该国“反恐”。2015年9月,伊拉克和俄罗斯、伊朗、叙利亚在巴格达成立反恐情报中心;伊拉克议会防务与安全委员会负责人扎米利表示,希望俄罗斯在伊拉克发挥比美国更大的作用。同年12月,美国宣布欲向伊拉克派遣特种部队“反恐”,遭到伊拉克政府拒绝。这些事件表明,美国不会放弃伊拉克这块战略要地,而伊拉克也欲引入俄罗斯以平衡美国。

特别是特朗普政府上台后,美国和伊朗的矛盾不断加剧,伊拉克被裹胁在两国博弈之中,饱受其害,其教派和政治分裂愈加严重。2019年8月,美国铁杆盟友以色列对伊拉克什叶派民兵武装发动多次空袭。2019年10月,伊拉克首都及南部多个城市爆发反政府抗议活动,抗议的矛头指向伊朗。伊拉克一些学者及什叶派领导人称,抗议活动是美国在幕后煽动的,试图将伊朗作为伊拉克现存各种问题的替罪羊。对此,伊拉克逮捕了一些受美国支持的反政府分子。

2019年10月,美国把从叙利亚撤出的约千名美军转移到伊拉克,对此,伊拉克表示不同意。随后,美国先用经济制裁、后以一系列空袭打击“人民动员组织”。“斩首”行动后,美国把其在科威特的部队调动到伊拉克,以防伊朗报复。美方称,如果伊拉克驱逐美军,将对伊拉克实施比对伊朗更严厉的制裁,且美军现在不会撤出伊拉克。2020年1月9日,伊拉克总理要求美国就撤军开始谈判,遭到美国拒绝。1月11日,“人民动员组织”的“卡尔巴拉旅”指挥官萨阿迪遭到暗杀。

美国和伊朗的矛盾未解,伊拉克难享主权。不过,美国这种强力施压的方式,不仅恶化了与伊朗的关系,也进一步把伊拉克推向自己的对立面。据报道,伊拉克政府已和俄罗斯重启购买S-300防空导弹系统的谈判。但在大国博弈夹缝中生存的伊拉克,政治、宗教、民族等方面问题很多,恐将难以摆脱动荡。

(责编:陈羽、曹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apahomenci.com